header
×
汽车电子 > 其他资讯 > 详情

在特斯拉的暗战之下,中国电池供应商是否可获利?

发布时间:2020-07-14 发布时间:
|

特斯拉的进入“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但生产符合外国公司标准的电池具有挑战性。

 

松下和特斯拉之间的“战友情”,在2017年1月4日攀至顶峰。

 

Gigafactory——两家公司耗资50亿美元在内华达州沙漠中建造的的电池厂,在彼时开始大规模生产锂离子电池,为特斯拉的电动汽车提供动力。对于松下总裁津贺一弘而言,与特斯拉的合作,象征着这家百年企业的战略转型,这是一个值得品味的时刻。

 

“我们将共同引领世界电动汽车市场,” 津贺一弘宣称。

 

特斯拉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很给面子,对合作伙伴不吝赞美之词:“我们认为松下的技术是全球No.1。”

 

如今,距Gigafactory这个里程碑仅仅过去了两年多,松下和特斯拉的关系开始急转直下。4月份,在日经新闻透露松下将冻结其Gigafactory的投资后,马斯克在Twitter上指责松下对Model3产能上不去负有主要责任。他在推特上称,松下的电池生产“自去年7月份以来,就一直限制着Model 3的产量”。

 

伴随着罕见的公开口角,松下也对特斯拉的“中国计划”日益担忧。今年春季,特斯拉在上海开设了名为Gigafactory 3的电池和汽车工厂。从今年1月7日正式在上海临港破土动工,到5月31日宣布开放车辆预订,特斯拉在中国的节奏走得挺快。但松下决定不对中国的工厂进行投资。

  

同床异梦

松下决定退出投资之际,马斯克的公司正面临着特斯拉Model 3棘手的生产问题。在马斯克的计划中,他希望这辆汽车使公司从一个利基制造商转变为一家大众市场的清洁能源汽车公司。

 

特斯拉最近的生产困境并非松下停止投资的直接导火索,但自那以后,这家汽车制造商的麻烦不断增加。据报道,特斯拉第一季度的亏损是华尔街预期的两倍,因为其汽车交付量比上一季度下降了30%。今年的头三个月,特斯拉烧掉了15亿美元的现金,即40%的储备,这导致马斯克承认,快速筹集更多资金的想法“是可取的”。

 

或许更令人担忧的是,许多分析人士预计,特斯拉在美国的需求将保持疲软,因为美国明年将逐步取消其电动汽车的联邦税收补贴。特斯拉的目标是到2020年,年销量达到100万辆,但该公司最近已废止了达到该目标的日期。2018年,该公司交付了245,240辆汽车。

  

山田佳彦(Yoshihiko Yamada)

随着压力的增加,特斯拉和松下都在公开寻求新的合作伙伴。虽然特斯拉和松下之间的开创性合作似乎并未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但大多数分析师都认为,两家公司减少对彼此的依赖是有道理的。

 

野村的高级股票分析师Christopher Eberle表示,“这种合作关系对特斯拉很重要,因为松下目前是该公司唯一的电池供应商。” “话说回来,特斯拉对松下而言更为重要,因为他们是大规模生产中唯一的电动汽车客户。”

 

松下已经开始对特斯拉进行全面对冲。今年1月,它开始与丰田汽车公司合作开发棱柱电池以扩大其潜在客户群,这是一种与特斯拉汽车不同的电池类型。

 

据说,马斯克对两家日本公司之间的合作感到不满,但“对松下公司来说,仅仅供应一家汽车制造商毫无意义,因为电动汽车的发展势头如此强劲,”Eberle说道。

 

 

  

如果特斯拉要实现加入大众市场汽车公司行列的目标,它可能需要更多的电池供应商。此外,还有成本问题:根据松下内部人士的说法,马斯克经常直接打电话给津贺一弘要求降低电池价格。拥有更多的供应商,会带给他更多的议价能力。

 

马斯克曾表示,他希望多家电池供应商参与其上海业务。人们也猜测他正在与一些中国电池制造商谈判。瑞银(UBS)分析师Kenji Yasui表示,这对松下而言可能是个问题。“这是作为特斯拉独家电池供应商的潜在损失……在差异化和谈判优势方面,将是一个重大的负面影响,”他说。

 

但在松下内部,特斯拉的重要性几乎毫无疑问。

 

“如果与特斯拉的合作停止,无论合作伙伴是谁,我们的电动汽车业务都不会成功,”一位松下高管表示,而这也代表了该公司大多数领导者的共识。

 

松下为什么撤了?

如果不出意外,津贺一弘与特斯拉的联盟已为松下注入了新的活力。当津贺一弘在2012年成为该公司的总裁时,他被迫接受了注定失败的等离子电视业务。该部门的现金大量流失:从2011年到2013年,该公司净亏损超过1.5万亿日元(134亿美元)。经过大规模重组后,津贺一弘开始带领松下切换新的航向,包括汽车电子产、节能住宅以及与特斯拉的合作。

 

作为松下的“救火队长”,津贺一弘和“传奇”的马斯克完全不是同道中人。但这种关系在很多方面为津贺一弘带来了回报,他被认为打破了规避风险的日本CEO的模式。与特斯拉的合作,使松下在潜在的变革型新行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两家公司在其中担任了早期的领导角色。根据高盛和IHS Global Insight的数据,特斯拉的Model 3是市场上最畅销的电动汽车,也是体量最大的纯电动汽车。

  

然而,等离子电视的惨败“学费”高昂,一直萦绕在津贺一弘的脑海,这让他重新评估了对特斯拉的投资。松下高管认为,特斯拉的投资需求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他们不希望陷入另一场和等离子电视规模相当的财务危机。

 

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其他令人担忧的因素。去年夏天,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份误导性声明,称他将特斯拉的股份私有化,这促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展开了调查,也令大阪的高管们忧心忡忡。

 

对于汽车电池业务依赖于一个高瞻远瞩同时也不稳定、轻易发表离谱声明的人,松下公司的管理层越来越感到不安。该业务对松下重塑自身的计划至关重要。在那篇让他与美国监管机构陷入纠纷的推文中,马斯克表示他已经获得了每股420美元的私有化计划资金,这个数字也是大麻的俚语。松下公司一位高管称,马斯克的声明“不可想象”,如果该计划得以实施,可能会引发集体诉讼。结果在下个月,该高管在网络直播中看到马斯克深吸了一支大麻,他目瞪口呆。

  

尽管如此,在10月份,津贺一弘表示日本电子集团仍然对在北美进行额外投资持开放态度,“我们与特斯拉同进退。”而其合作伙伴计划明年在内华达州斯帕克斯工厂将产能提高50%。

 

然而,从那时起,Model 3的生产就面临诸多挫折。每周5,000辆(分析师认为确保盈利所需的最低限度)Model 3产量的目标已被推迟两次。这迫使松下降低了盈利预期,并派遣了200多名工程师到Gigafactory工厂,试图提高其核心电池组件的产量。

 

据估计,截至3月31日的财年,松下特斯拉电池部门的运营亏损大幅扩大,达到200亿日元。松下的资产负债率,几乎达到2011-12财年重组等离子电视的水平。

 

在此背景下,松下决定冻结对Gigafactory的进一步投资。两家公司都同意集中精力提高内华达工厂的效率,而非注入更多资金。此前,松下曾预计将在该工厂追加投资1000亿至1500亿日元。

 

 

“中国企业的巨大机遇”

大约在去年夏天,马斯克的推文让松下的高管们震惊之际,他们也开始关注另一个问题:特斯拉雄心勃勃的上海Gigafactory 3计划。

 

“特斯拉设想的增长曲线过于陡峭,”松下高管在该项目于去年7月宣布的几个月后表示。

 

松下仍然受到等离子电视过度投资的困扰,他们担心会在电池业务上投入更多。尽管如此,松下还是准备为Gigafactory 3生产的汽车提供电池,无论是作为唯一供应商还是众多供应商之一。“一开始就没有从单一公司采购的预设,” 松下的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这个问题取决于特斯拉的决定。”

 

但松下最近决定拒绝投资上海工厂。马斯克已经在早些时候调整了中国工厂的产量承诺:4月份,他表示希望到今年年底每周生产1,000至2,000辆Model 3,这低于他1月份估计的3,000辆。

  

特斯拉一直在寻求与中国电池制造商联盟,如当代安培科技(通常被称为CATL),国有石油巨头所拥有的比亚迪和天津力神电池,但尚未达成任何协议。

 

特斯拉上海业务难以与电池供应商达成协议,有一个潜在因素是其使用圆柱形电池,这种电池相对更容易制造,但与中国量产的不同。

 

在中国,大多数电动汽车制造商使用所谓的棱柱形电池——由许多正负极并列而成的方形扁平电池。与使用圆柱形电池的电池组相比,棱柱形电池可以制造得更小、更轻,但成本更高,容易过热。

 

马斯克公开表示,特斯拉已经从中国政府那里获得了对Gigafactory 3的支持,但有些人对美国公司在中国电动车市场蓬勃发展的可能性持谨慎态度。中国电动汽车市场被认为对北京方面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文章 更多
用于无人车辆和其它小型装备的功率放大器
footer